第一章 小民大丈夫

|

  鳳鳴市,一處在建樓盤的工地上。

  王小民推著一輛混凝土小車,氣喘吁吁的艱難前行著。

  他個頭不高,身材單薄,鼻梁上還架著副眼鏡,一張略顯稚嫩的面孔,在炎炎烈日下,被烤的通紅。

  因為天氣酷熱,汗水浸濕了前襟后背,使他顯得越發瘦小,看著讓人心酸。

  好不容易才將一車混凝土,推到卷揚機上。

  王小民還未來得及擦把汗,便看到旁邊開卷揚機的劉叔,忽然站起來,沖他急聲大喊道:“小民子,快躲開!”

  王小民見此,便知發生了險情,不敢遲疑,趕緊抱著頭縮著脖子,逃離了卷揚機附近,緊接著就聽到身后傳來一陣巨響,塵土飛揚。

  轉頭一看,竟是一輛空的小推車,不知怎么回事,從高空墜落了下來。

  “好險!”王小民不禁一陣后怕,冷汗都冒了出來。

  如果剛才反應稍微慢一些,他此時估計已經被砸成肉餅了。

  劉叔擔心的跑到王小民身邊,抓著他的胳膊掃量了一下,問道:“小民子,你沒事吧?”

  “沒事。”王小民搖了搖頭,但臉色卻是有些慘白,畢竟剛才的事情太驚險了,他差點就被砸死啊。

  這時,高空處再次傳來一陣嘈雜聲,其間還夾雜著驚恐的呼救。

  劉叔仰頭一看,當即就變了臉色,急忙道:“不好,有人墜樓了。小民子,快去宿舍找孫頭。”

  “哎!我這就去。”王小民知道事情緊急,趕緊朝宿舍飛奔。

  孫頭叫孫柱子,是這里的一個小小包工頭,但人家的待遇,卻比他們這些民工強多了,不僅吃飯有小灶,住宿也有單獨宿舍。

  當王小民喘著粗氣,來到孫頭宿舍門口時,剛想敲門卻忽然聽到屋內,傳來一陣異樣的聲音,令王小民瞬間熱起來。

  只聽里面那張小鐵床,發出了很規律的嘎吱嘎吱聲,王小民瞬間明白了怎么回事,心里更加惱火。

  “狗日的孫柱子,沒錢給我預支工資,卻有錢找妞!”想到前幾次找孫柱子討要工資,孫柱子非但不給,還惡言相向,王小民就氣不打一處來。

  “開門!快開門!”王小民壞笑著,將屋門擂的震天響。

  “誰?誰他娘的在外邊?”屋內,孫柱子陡然停下動作,驚慌問道。

  王小民將耳朵貼在門上聽著里面的動靜,而后假裝很急的喊道:“孫頭,我是王小民啊,快開門,出大事了。”

  聽到是王小民,孫柱子不禁松了口氣,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拎起一條大褲衩子套在了身上然后踩著拖鞋走到門口,打開了一條門縫,滿臉不高興的瞪著王小民,問道:“你小子不在工地干活,跑回來干嘛?還想不想在這兒干了?”

  “孫頭,不好了,有人從樓上掉下來了。”王小民一邊說著,一邊往屋里瞅。

  “你說什么?”孫柱子聽了,當即面色一緊。

  察覺到王小民的一雙賊眼,總是朝屋里亂看,便不耐煩的揮揮手道:“行了,你先回去,我這就過來。”

  說完,孫柱子便“砰”的一聲,再次關上了門。

  “我呸!一個小包工頭,有什么了不起的。”王小民摸了摸被撞疼的鼻尖,一邊在心底罵著,一邊朝外邊走去。

  可剛走了兩步,卻是忽然停了下來,摸著后腦勺沉吟道:“嗯?屋里那個女人,怎么看上去像二楞哥的媳婦,杏花嫂子啊?”

  稍作沉吟,王小民便快速出了宿舍,不過他沒有返回工地,而是轉身來到了孫柱子宿舍外邊的窗臺下。

  這時正好聽到孫柱子在說話,只聽他道:“杏花,這些錢你先幫我收著,千萬別讓人看見,不然那些家伙,幾個月都沒領到工資了,肯定跟我沒完!”

  杏花保證道:“好,你放心吧,就連我男人,都不告訴。”

  “真是我的乖娘們!等我回來再好好收拾你!”孫柱子得意的一笑,而后開門而去。

  這時王小民悄悄抬起頭,湊到窗口一看,就見到杏花,此時一個人坐在床上,拿著一摞紅彤彤的票子在傻笑呢。

  “果然是二楞的媳婦。真沒想到,平日里看上去挺溫良賢淑的,卻是個如此的女人。”王小民心底暗罵著杏花的為人。

  可一雙眼睛,卻還是在亂瞟,不想移開。

  順著墻根坐下,王小民想讓自己冷靜一下,可腦海里卻總是不停地閃現著之前看到光景,怎么都揮之不去。

  他的呼吸越來越急促,突然,他站了起來,再次沖進了宿舍。

  站在孫柱子宿舍門口,王小民猶豫再三,還是敲響了門。

  “咚咚咚”

  杏花不敢吱聲,趕緊去穿衣服,可是王小民卻似乎等不及了,壓低嗓子喊道:“快開門,是我。”

  杏花緊張之下,也失去了分辨的能力,還以為是孫柱子回來了,趕緊跑過去打開了門。

  可是下一刻,她的臉色就變得慘白起來:“怎么是你……”

  王小民看了一眼杏花,呼吸更加急促,但他卻堅決的選擇了無視,然后幾步走到床前,找到那些錢,從里面數出自己的工資,然后裝進了兜里。

  “杏花,你告訴孫柱子,我只是拿了我應得的工資。”說完,王小民便風一般跑出了宿舍。

  一口氣跑回工地,王小民眼前還在晃蕩著杏花的白皙。

  “快讓開!”這時,墜樓的人被大家急匆匆的抬了過來。

  王小民湊過去一看,著實有些意外,這也太巧了吧,出事的人赫然竟是杏花的男人,二楞。

  只見他此時半邊身子都被血液濕透了,腰部還插著一段鋼筋,痛的渾身哆嗦,因為強忍疼痛,二楞把牙齒咬得咯吱咯吱響,但就是不哼一聲。

  “真是硬漢子!”王小民贊了一聲。

  但是想到杏花跟孫柱子鬼混的事,心中不免升起一絲同情,便走過去握住他的大手,道:“二楞哥,痛你就喊出來吧。”

  二愣卻是搖了搖頭,不過抓著王小民的大手,卻是更加用力了,竟如同鐵鉗一般,捏的王小民呲牙咧嘴,差點沒哭了。

  這時候,孫柱子淡淡的說道:“行了,留下兩個人,送二愣去附近診所,其他人趕緊回去干活。”

  眾人聞言都不由得一愣,劉叔沉吟了一下,還是站了出來,說道:“孫頭,二愣的傷勢不輕啊,我看還是送醫院吧。”

  “送醫院?你出錢嗎?”孫柱子哼了一聲道:“都他娘的別愣著,趕緊送去診所。要是耽誤了病情,你們誰能擔這個責任?”

  王小民聽了,卻是不由得怒火中燒,大聲道:“孫頭,你看清楚,二楞哥身上還插著一根鋼筋呢,這種傷情,小診所怎么處理的了?”

  “就是,孫頭,這時候咱們可不能心疼錢,人命重要啊。出了事,大家都擔待不起。”劉叔幫口道。

  “你給我閉嘴!”孫柱子卻是冷冷的瞪了劉叔一眼。

  而后對王小民說道:“毛都沒長齊,你懂個屁。王小民,你要是再耽誤時間,二愣有個三長兩短的,你可要負全責。”

  孫柱子冰冷無情的話,讓王小民忽然明白,他是真想見死不救啊。

  或許他還巴不得二愣子死掉呢,這樣他跟杏花就更能肆無忌憚的鬼混了。

  身為同村老鄉,王小民自然不能眼睜睜看著二愣出事,不然他在農村的爹娘還咋活?

  想到這,王小民怒視著孫柱子,那雙充滿威脅意味的眼睛,而后走到他身邊,小聲警告道:“孫頭,做人還是講點良心,你玩弄了人家老婆,現在還要見死不救嗎?”

  孫柱子聽了,一張臉頓時陰沉下來,惡狠狠的威脅道:“小子,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

  王小民卻是毫不畏懼,說道:“你今天要不把二楞哥送去醫院,我就把你跟杏花的丑事說出來,還有你手里那筆錢……”

  “你?!好,好,有你的,你給老子等著!”孫柱子心底驚怒,但終究是不敢讓王小民把事情捅出來,只好妥協了。

  不過心底卻暗自發誓,等事情平息下來,一定要這個小子好看。

  目送著二愣被救護車接走,王小民并沒有后悔得罪孫柱子。

  雖然他很明白,這件事之后,孫柱子肯定會刁難報復自己,但讓他眼睜睜的看著二愣,就這么窩囊的死去,他做不到。

  正所謂,男子漢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

  該做的,即便面臨強權和危險,也在所不惜;而不該做的,就是誘惑再大,也無動于衷。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后三组六稳赚方法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