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打臉

|

  “有點兒血氣,你們兩個跟著我進去吧。”

  一道淡漠的聲音傳來,回頭一看,不知道什么時候,那個云少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后。

  他的眼神雖然仍舊是淡然的,身上有股超然世外的氣息,但是他看黎燦和蘇鵬的眼神卻多了一絲極淡的贊賞。

  原本他只不過是順便受羅文斌的邀請來這里的,主要的目的并不是來這里看地下拳賽。

  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在這里居然能夠看得到這么有趣的一幕。

  “云少?”蘇鵬驚異,這可是真正的絕頂大少,絕對是整個江州市的所有富二代加起來都比不上人家一個手指的人物,沒有想到居然會幫他們說話。

  這讓蘇鵬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

  不過眼前這云少的性子似乎是太過淡漠了一些,僅僅只是說了這么一句話,就直接向著前方走去了。

  看著云少的背影,蘇鵬則是臉上爬上了一抹喜色,一把抓住黎燦的手臂就朝著云少追趕而去。

  黎燦一愣,也沒有反抗,任由蘇鵬抓著他往前走,正好,聽了羅文斌的話之前,他還無所謂什么,但是聽了羅文斌的話之后,黎燦就沒打算那么輕易的離開了。

  很快,走過了幾道向下的樓梯后,黎燦等人的面前就是出現了一扇華麗的大門,大門上鍍著一層彰顯神秘的星黑色染料,讓人不知道在這一扇大門之后到底有什么存在!

  大門前還有兩名身穿黑衣的大漢看守,不過他們很顯然是得到了命令的,看到了以云少為首的黎燦等人,主動的就打開了大門讓他們進去。

  在門外還不覺得有什么,但是剛剛進入門內,一股異常火爆的氣息就是撲面而來。

  門內和門外完全就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這一扇鍍了星黑色染料的大門隔音效果很好,讓黎燦等人只有剛進入門內才是聽到了里面震耳欲聾的音樂爆響聲。

  這是一處規模不算小的地下拳賽場,在場的所有座位加起來大概坐數百號人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黎燦仔細看去,發現此時比賽還沒有開始,但是座位已經坐滿了大半,而且還有一些即將要參賽的黑拳拳手正在舞臺上和四周的人們互動著,這更是勾動了在場不少人狂躁的心。

  關于押那個黑拳選手的話題更是變得愈發熱烈了起來。

  一名名衣著暴露的美女,做著不同的打扮,或兔女郎,或比基尼,不斷地穿梭于人群之中,手上端著放滿了酒水點心的盤子。

  在這些美女里,還有舉著不同選手名牌以及押注單的美女,如果你想要給哪位選手押注,就可以直接把錢或者是支票塞進這些美女的胸口就可以了。

  而且這里一點也不怕有人反悔,這個地下拳場可不是一般人能在這里開的,能開地下拳場的,往往都是一方大佬,最低都是那種在江州市這種地方可以輕易呼風喚雨的存在。

  關鍵開設這種地下拳場的,還不只是一位大佬,是各方大佬一齊舉行的。

  所以,敢在這里反悔的,往往在第二天就會傾家蕩產,家破人亡。

  黎燦一愣,沒有想到這里居然會是這種地方,他還是第一次來。

  不過很明顯蘇鵬這家伙就不是第一次來這里了,他拉著黎燦來到了云少的面前,笑瞇瞇的說道:“云少,這次我請你,咱們找個靠前的位置坐。”

  “可以。”云耑淡然的點了點頭,他非常的隨意,這一次雖然是羅文斌邀請他來的,但是沒有必要就一定要去給他面子,和他在一起。

  這里的票錢不算便宜,要二千一張,但是蘇鵬卻眼睛眨都不眨的就付了錢,很明顯是在這里賺過的。

  不然這么隨意的小一萬出去,可不是蘇鵬過去的風格。

  “可以啊,看來你過去在這里賺了不少錢嘛,摳門情圣居然不摳了,話說以前怎么沒聽你說過這里?”

  黎燦一臉揶揄的看著他,夸張的點了點頭。

  “呃..嘿嘿,這不是最近跟羅文斌他們混在一起才知道這個地兒的嘛!”

  蘇鵬不好意思的撓頭一笑,在過去,他除了為美女還有他的幾十任女友肯花錢外,哪怕是黎燦這個死黨想要借他的錢都是很困難的。

  等黎燦他們就坐后,很快比賽就開始了,剛上來就是兩名身材高大,肌肉凸起的彪形大漢。

  一個是一名練過格斗術的高手,另一個雖然是野路子,不會拳擊,也沒練過什么格斗術,但卻是一個在街頭打斗之中一個人曾硬生生打傷打殘過十幾個人的狠茬子。

  因此,兩人狂暴的打斗瞬間就是點燃了全場,讓所有的觀戰者都進入到了一種瘋狂的狀態!

  一位位選手的勝出,落敗,再加上無數押注押錯了,悔的捶胸頓足的人們,比賽逐漸進入了巔峰。

  心情稍微恢復了一些的羅文斌這個時候才是發現云耑不見人影了,明明說好是自己邀請他的,人也確實是來了,可是為什么進場的時候就沒有看到他呢?

  四處張望了一下,羅文斌忽然是看到了距離他們不遠處,同樣是在靠前座位的黎燦等人,而且云耑就坐在了他們的旁邊,這讓羅文斌的臉色刷一下就陰沉了下去。

  云耑如果是坐在別的人身邊,羅文斌絕對是不會有一絲意見,而且還會是認為云耑的個性非凡,堂堂的絕頂大少果然不是他們能比的。

  可是云耑這個時候坐在了黎燦和蘇鵬的身邊,這就讓他不能夠接受了,要知道,不久前他才是表明了對黎燦他們的不屑和蔑視。

  云耑和黎燦他們坐在一起,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打羅文斌的臉了!

  而時刻關注著羅文斌臉色的其他人同樣是注意到了羅文斌的異常,他們順著羅文斌的視線都是看到了和黎燦他們坐在一起的云耑,當即都是心中一凜。

  不提心情極度不爽的羅文斌,擂臺上的比賽還是照常進行著。

  很快,比賽就到了中場,有一段較長的休息時間,選手暫時不會上擂臺比賽,現場一瞬間降溫了不少。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后三组六稳赚方法计算